商标纠纷让企业很受伤

   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知识产权领域的纠纷日益增多,尤其是商标纠纷。я通过梳理发现,食品领域中,南北“露露”的争执、红牛商标之争、白水杜康侵权洛阳杜康等商标纠纷案令相关企业困扰不已。受此影响,一些产品市场占有率和销售业绩都有明显下降。专"家表示,从长远看,无休止的纠缠只会给竞争对手留下市场空间,不利于品牌发展,同时扰乱了市场秩序。企业要重视商标保护,政府有关部门也应积极作为。     露露到底是谁的     持续近7年的南北“露露”商标纠纷再度升级。8月10日,河北承德露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德露露”)发布公告称,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η“露露南ж方”)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     近年来,露露南方被承德露露多次起诉┕。2015∪年6月,л承德露露向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备忘录等相关协议无效,但因缺失部分证据而撤诉;2017年8月,承德露露起诉露露南方及北京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建国路分店侵害公司专利权,由于该案受理期间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承德露露的起诉。     虽然承德露露多次无功而返,但进攻势头并未减弱,并将“战火”直接引向渠道企业。2017年10月,承德露露向家乐福、大润发、华联超市等8Ⅸ0多家超市(电商)及总部发送律师函,要求立即下架露露南方生产的“露露”牌杏仁露。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在经历多轮较量后,虽然露露南方有所损失,但依然能够使用露露商标。此次起诉承德露露,希望在获得露露商标使用权的同时,谋求更多市场运营权。对此,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院长荆林波坦言,有些企业通过和知名企业不断打官司,知名度也不断提高。 ♦     事实上,在露露南方知名度不断提升的同时,承德露露却因为合同纠纷等原因,业绩连年下滑。数据显示,占据杏仁露市场90%市场份额的承德露露,已经被露露南方抢占了15%—20%份额。此外,财报显示,2016年承德露露营收25.21亿元,同比下降6.85%;净利4.5亿元,同比下降2.78%。2017年营收21.12亿元,同比下降16.23%;净利润4.14亿元,同比下降8.16%。     未来南北“露露”的商标争夺战该如何结束?朱丹蓬认为,双方可能将达成和解。因为长时间拖下去对双方都不利。“任何纠纷背后都涉及利益分配,只要把利益分配原则做好,双方公司的顶层设计和治理β结构重新调整后,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红牛商标归属渐明     随着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维他命”)的撤诉,红牛商标归属权似乎清晰起来。8月16日,本应是红牛维他命起诉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索要红牛商标归属权案公开审理的日子,但据了解,原告方红牛维他命已于8月14日撤诉。在业内专家看来,红牛维他命撤诉应该是缺少有力依据。     1993年,泰国天丝控制人许书标在祖籍海南建设第一家中国红牛工厂。1994年,泰国天丝申请注册红牛商标用于饮料生产,19☑96年完成注册。1995年,许书标与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合作成立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并在深圳成立红牛维他命。1998年9月,红牛维他命在北京重新注册。红牛维他命大股东为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占股88%,该公司为泰国天丝全资控制人许氏家族和⊙严彬出资成立,分别占股51%和49%。     泰国天丝称,发现很多非红牛维他命旗下的企业生产销售红牛饮料,而这些企业均为严彬控制的华彬集团所有。资料显示,2007—2009年,红牛维他命13家分公司被陆续注销。与此同时,属于华彬集团的北京ω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等公司纷纷被注册。∮     据不完全统计,泰国天丝与华彬系案件总数超过20个。2016年底,红牛商标授权给红牛维他命期限到期,但红牛维他命及华彬集团旗下数个企业依然►在生产红牛饮料。为此,双方的诉讼此起彼伏,从未终止。     由于自⿻身利益受损,泰国天丝开始寻求法律手段。2016年8月30日,泰国天丝以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分别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ぁ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分别起诉北京红牛、杭州红牛、广东红牛等多家企业,并要求这些企业停止侵权行为及相关不正当竞争行为。上述3个案件目前依然在审理过程中。     然而,就在纷争不断之时,华彬集团也在积极准备占领市场,2016年推┐出“战马”功能饮料,预计2018年的销售目标是15亿元。除了战马,华彬还引入了挪威高端水品牌芙丝,并在中国找到水源地进行本地化生产。此外,▀华彬集团还收购了Vita Coco2$5%股份,并引进了果倍爽果汁°゜饮料。2018年一季度,华彬集团快消品销售超过78亿元。     泰国天丝也不甘人后,3月,泰国天丝新产品红牛安奈吉曝光,并取得♤了国食健字的批号。不过,该产品目前依然没有上市销售。     “无休止的纷争,只能是给了其他功能饮料企业趁机蚕食市场份额的机会。”荆林波表示,中国市场很大,双方仍然可以携手在我国功能饮料市场做深度挖掘,开发多系列产品,开拓其他相关市场。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2—2016年间,我国功能饮料行业零售额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5%,预计2018年将突破450亿元。     近两年,由于官司缠身,红牛的销量持续下滑。尼尔森零售的监测数据显示,红牛在功能饮料品类的市场份╣额从2016年的63%下降至2017年的58%。     此消彼长,红牛业绩下滑,其他功能饮料品牌则趁机发展。东鹏特饮通过赞⿵助葡▣▤▥萄牙国家足球队,在世界杯期间大手笔营销;乐虎也在不断加码在电竞和运动方面的投入;魔爪在今年夏天也发起夏季攻势,虽然仍亏损,但业绩已经处在上升区间。功能饮料市场中,传统品牌不断发力,新晋品牌层出不穷。     两败俱伤的杜康     杜康能解忧,谁能解杜康忧。围绕“杜康”这一品牌系列商标纠纷案件的判决,近日逐渐公布于众。     诉讼双方洛阳杜康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杜康”)和陕西๑杜康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水杜⿺康”)互有胜负。不过,双方诉讼焦点集中于商标侵权和商业诋毁,并非外界传言的商标争夺。     4月16日,洛阳杜康诉白水杜康商标侵权一案迎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河南省高院最终判决为白水杜康侵害了洛阳杜康的商标专用权,应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洛阳杜康1500万元。  〢;   该判决书指出,白水杜康在使用“白水杜康”标识时,&ld๑quo;杜康”两字和“白水”两字被拆分使用、左右排列,&ↁldquo;杜康”两个字被突出使用,“白水”二字中的“白”“水”两字上下排列,近似“泉”字。“白水”相对“杜康”二字明显更小。普通消费者在购买被诉侵权商品时,容易与&l⊙dquo;杜康ι”酒混淆,侵犯了洛阳杜康的商标专用权。     “洛阳杜康从没想过侵占它们的品牌。只是希望双方在法律框架内使用各自的商标,按照人民法院所判定的,以及国家商标法规定的各自清晰的商标使用权利和义务去规范使用。”洛阳杜康相关负责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企业在产品定位、销售区域以及战略理念上均按各自思路进行发展,并不希望诉讼消耗公△司过多的精力。 &nbs≧p;   然而长期的内耗也使得杜康酒这一知名品牌错失一次次发展机遇。昔日,杜康酒的品牌价值远超贵州茅台和五粮液,∨而目前早已不能同日而语。洛阳杜康方面表示,思念集团前后耗资几十亿元投入洛阳杜康。但是目前来看,经营成本、市场推广和销售成本都很高。     据了解,洛阳杜康2010年曾提出5年销售破百亿元的目标,2013年营收达到顶峰,接近20亿元,↕而2017年的营收仅约8亿元。     “将洛阳杜康的衰退,都归咎于商标侵权并不合理。”洛阳杜康相关负责人表示,河南正在大力推行豫酒崛起,洛阳杜康正在谋求突围,并制定&ldq┈┉uo;品牌驱动”“营销驱动”和“品质驱动”ↆ的三大驱动战略。而商标侵权带来的损耗,的确是洛阳杜康发展上的一大掣肘。     白水杜康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多位业内人士曾提到,白水杜康寻求的是贴牌模式。在2017年度白水杜康经销商大会上,陕西杜康酒业集团营销总监李勇表示,在市场操作上,陕西省外市场坚持放开做:品牌放开,合作模式放开、产品开发放开、渠道放开。     而在上述两家企业不堪其扰时,我国白酒市场格局也在发生变化。行业竞争由扩容式增长转向挤压式增长,消费需求正在加速向名酒和品牌企业集中。对于洛阳杜康和白水杜康而言,留给它们的时间不多了。 ≤     (王金臣 综合整理)     编后
  兵戎相见ψ不如防患于未然     商┄┅标纠纷损害的是消费者的权益,并且阻碍企业的正常运营,不利于市场诚信体系建设以及健康运行。商标纠纷越来越多,尤其是食品饮料类产品受众多、影响力广,容易被侵权。企业需要加大投入力度,保护好自己的知识产权。     对于企业⿸来说,避免商标纠纷,要增强商标保护意识和法律意识。要因时制宜,在公司不同发展阶段采用不同的商标发展战略。比如娃哈哈除了申请“娃哈哈”商标外,还将“哈娃哈”“哈哈娃”等商标进行了注册。另外,及时续展商标也是谋划企业长远发展的重要一环。     对于政府部门来说,要对典型恶意申请案例进行梳理、汇≦总,在审查环节,对认定具有主观恶意≥的商标申请从严审查,主动予以驳回。此外,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强监管,◎对企业举报要及时处理,依法处理,并积极查处恶意攀附他人商誉的商标案件。 &n۞bsp;   在商标问题上,“防患于未然”才是更经济、正确的处理方式。与其花费巨大的时间精力进行商标诉讼,不如提前做好商标布局,让心怀叵测者无缝可钻。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商标纠纷让企业很受伤